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仙玄传说 第四十四章 黄龙战气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6:31

仙玄传说 第四十四章 黄龙战气

那身影见二人后避,忽得站定身子,大叫一声:“瑶儿!”

霍君瑶定睛一看,猛然挣开凌岳的手,扑身上前,直扑到那人怀中放声大哭。

凌岳这才看清,来的这人正是霍家老家主霍震山。

霍震山浑身斑斑点点,沾满了血迹,想来他也是经过一场恶战。

见到凌岳,他一手扶着孙女,一手指着凌岳,咬牙叫道:“无耻小子!你们竟助纣为虐,和那狂山派凶徒一起残杀自己子民!”

凌岳心中冤枉,但转念一想,的确是父皇派兵前来与那狂山派一起参与了屠杀,所以一时间也说不出话来辩解。

霍震山心中怒极,一挥袍袖就要上前动手。

霍君瑶连忙伸手拉住他,哭道:“爷爷……四皇子他……是来救我们的……”当下抽抽噎噎的将凌岳救自己之事说给了爷爷听。

霍震山一言不发,听完方知自己错怪了好人,脸上怒意渐渐转为敬佩,自责道:“四皇子,是老夫太过于莽撞,对不住,四皇子大义凛然,老夫佩服!”说着深深向凌岳躬身一拜。

凌岳连忙躬身还礼,说道:“霍老,我父皇和皇兄不分青红皂白,派出卫兵,我们还是尽快离开此地吧!”

霍震山活了七十岁,什么大风浪没见过,虽然遭受灭门之祸,但心神竟丝毫不乱。跟着他拍了拍霍君瑶的背心,温言安慰道:“瑶儿,乖,别哭了,爷爷有事要说。”

霍君瑶心知爷爷说的事定是和家人有关,便慢慢止住了抽泣。

霍震山看了看二人,说道:“老夫去虞家堡请救兵,谁料老友虞北不在堡中,那堡主虞龙搪塞说堡中精英都不在,不愿相救

仙玄传说  第四十四章 黄龙战气

,老夫无奈之下只好独自赶回。

可惜老夫来晚一步,回到家见家人……唉……都遭不幸,又遇到张刘两家的一些打手,正在霍家翻箱倒柜的搜刮财物,老夫便出手击毙了这些小人。”

霍君瑶点点头,她和凌岳在屋内见到珠宝金币四散,又有张刘两家数人死在屋中,原来是爷爷击毙的。

霍震山续道:“老夫随后又去了张家和刘家,将这两个落井下石的小人臭头割下!”说道此处,他解下背后背囊,迎风一抖,从里边滚落出两个血肉模糊的人头来,正是那刘阚和张泰的头颅。

凌岳见霍震山虽然说的轻描淡写,但见他元气损耗不小,满身血迹,心知这老人在张刘两家一定是经历了两场恶战,不由得对这老人心中多了一分敬佩之情。

“据那些人说,狂山派的凶徒在霍家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但到后来,他们纷纷离去,财物也没有带走一星半点,不知这些凶徒在找什么东西?”霍震山叹一口气,续道。

霍君瑶咬牙说道:“自然是为的我们落星的宝物!”

霍震山和凌岳齐声问道:“什么?”

霍君瑶想起师傅所托,眼圈一红,将狂山派为何要找落星麻烦,师傅把胧月魂石交给自己,以及后来回到霍家把胧月魂石交给了君白,霍君星扔下自己逃跑,自己被追杀的事情讲了一遍。

霍震山疑道:“可是老夫已经查看过了,霍家和周围没有君白和君钰的尸首,这俩孩儿也不知道此时是生是死,若是未死,那他们藏到了何处?”

霍君瑶心中一喜,她心想若是君白没死,自己一定要想办法将他救出。

凌岳道:“霍老,此地不宜久留,父皇也在派兵捉拿我,那狂山派在四处怕也有眼线,咱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找个隐蔽的地方让君瑶先养好伤再相商救人报仇之事。”

霍震山点点头道:“正是,瑶儿,我们先一起离开这里再说。”

几人正想动身离开,忽听得一个冷冰冰的男子声音从半空中传了下来:“师兄神机妙算,差我回来看看,果然撞见几条漏之鱼,而且还是几条大鱼。”

三人心中一惊,抬头向上方望去,皎皎月光之下,照着一人悬浮在半空之中,一身绿袍在空中迎风飘舞。

霍君瑶眼尖,识得此人正是叶狂风的师弟,道法已至霞举境界九重巅峰的纪狂冰。

凌岳反映最快,从背后抽出破军金枪一晃,拦在霍君瑶和霍震山之前,低声叫道:“君瑶,带着霍老骑上我那烟云兽快逃!”

霍君瑶知道这纪狂冰道行高深,自己身上乏力,爷爷元气也消耗颇大,若是全盛状态,三人合力,或许还能和这霞举境界的高手拼一拼,但现在这样是万万敌不过,对方都不用下来,只在空中悬着用仙术攻击就可以将自己三人擒下。

但她见凌岳要舍生护自己和爷爷逃走,心中也是大为感动,摇头道:“不成的,我们和他拼了!”

纪狂冰笑道:“谁也跑不了!疾法!冰山坠!”接着双手一翻,一座方圆数丈的冰坨在空中乍然出现,定了一定,便犹如泰山压顶一般从空中冲三人直坠下来。

霍震山忽得大喝一声,一跃而起,带起一股强烈的风流,“轰”地一声,一拳轰击在从空中坠下的冰坨底面上,只听“喀喀喀”数声连绵不绝,蛛般的裂纹顿时在那冰坨地面蔓延开来。

“嘭!”一声闷响从那冰坨内炸出,那大块冰坨竟被霍震山这石破天惊的一拳击的完全爆开,偌大的一块整冰爆裂成为无数块龙眼大小的小冰坨漫天落下,犹如一阵小冰雹一般撒在众人身上。

纪狂冰见这貌不惊人的老头竟有如此功力,怕是武学境界已到了神技境九重巅峰。心中也不禁微微吃惊。

不过他是霞举境界九重巅峰的修为,还是没把这三人放在眼中,嘴角泛出一丝轻蔑的笑意:“疾法!万千冰箭!”

抬手之间,只见空中忽得泛出万千点月光,细看之下才发现空中竟然凝结出了无数的冰锥,每一把冰锥都是顶尖朝下,冲着众人,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丝丝寒光。

这一刻,纪狂冰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寒之意,并未遮掩自己脸上挂着的不屑表情,喝道:“落!”双手一压,只见那万千冰锥犹如离弦的箭一般,带着一股股寒气,疯狂的朝着三人呼啸而来。

凌岳见万箭齐至,不及多想,一手揽起霍君瑶,飞身一扑,扑到霍震山跟前,大喝一声,只听“嘭”的一声轻响,一团淡黄色的气体从凌岳体内爆出,瞬间凝成一个带点淡黄色的透明防护罩,护住了三人。

只听叮叮铛铛之声接连不断,无数冰锥轰击在这瞬间撑起的淡黄色防护罩上,就好像平静的湖面上洒进一把把石子一样,一道道涟漪在黄气防护罩上连绵不绝的扩散而出。

随着纪狂冰召出的冰箭连续轰击,防护罩越来越薄,其中流动的淡黄之气也越来越弱。

一阵冰箭乱轰之后,那防护罩已经薄如蝉翼一般,仿佛再有一根针飞来都能轻易刺破,但这防护罩终究是全盘挡住了这万矢之箭。

纪狂冰收起眼中的轻蔑之意,心头微震,讶道:“黄龙战气?”

凌岳呼呼喘气,持起破军金枪,沉声道:“君瑶,快带了霍老走!我来挡他一阵!”

这乾坤世界中练武之人练到神技境界,真气便能四处流动,甚至像无形的兵刃一样,打出体外,这修练到神技境界的武道家中,又有极小极小的一部分,可以修炼出一种特殊的真气。

根据颜色不同,真气分为赤橙黄绿青蓝zǐ七种,也被称之七彩战气,最低档次的为赤色,最高档次的为zǐ色,哪怕也只是拥有最低级的赤龙战气,也比自己同样武学修为的普通武道家强的多。

凌岳自身是神技境界七重的修为,能将战气修炼已至黄色阶段,可以说已经极为罕见了,这种战气修到极致,也就是说到了蓝色和zǐ色阶段,练武之人便完全可以借助战气和同级别的修真之人一拼,并不处于下风。

那纪狂冰虽然微有讶异,但转瞬之间就恢复到不可一世的表情,心想只是黄龙战气而已,若是你修成青色战气,自己还得掂量掂量,眼前黄色阶段的战气自己倒是不惧。

他冷笑道:“就算是修成了黄龙之气,在本座眼中也不值一提!”

话音一甫,口中暴喝:“疾法!凄惶冰刃!”手一挥,凭空抓来了一把浅蓝色冰刀,刀上散发着一股股肉眼可见的森森白气。

纪狂冰高举那蓝色冰刀,冲底下三人虚劈一刀,只见一股淡白气息从那刀中喷发而出,直冲凌岳射去。

凌岳横枪纵起,不闪不避,力贯双臂,手中金枪腾起一道黄气,冲那白气猛力一点。

“嘭!”

一声闷响,那白气和包着黄气的金枪一撞,劲气飞舞。

在这黄气的碰撞之下,那道白气已经消失不见。

而凌岳此时也被凌厉的劲气逼回地面,双脚在青石地面上踩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那纪狂冰哼了一声,随手又挥一刀,随着刀势,一道白气又是冲着凌岳直扑而去。

凌岳抖擞精神,运气真气,脚下一蹬,一枪点出,又接下了一道白气。

那纪狂冰冷笑道:“看看你这小子能支撑几道本座这凄惶刀气。”说着手中冰刀连连挥舞,三道白气成品字形瞬间扑下。

凌岳奋起全力,又接下两道白气,金枪点向第三道白气时忽得真气不继,枪上黄气一淡,“轰!”的一声,白气将金枪震得飞起,“噗”的一声,在纪狂冰大笑声中,凌岳吐出一口鲜血,勉力站定。

纪狂冰见硬碰硬的已经震伤凌岳,也不怕三人联手搞鬼,缓缓的御风落下,手中蓝色冰刀一挥,一道白气再扑凌岳。

这时只见霍震山双掌推出,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直冲纪狂冰击去,这一下乃是围魏救赵,逼得纪狂冰撤刀自保。

不料这掌力刚到纪狂冰身前三尺之处时,纪狂冰手一挥,已经凝成了三道冰封屏障,只听“嘭!嘭!”两声,霍震山的掌力击碎了一道冰封屏障,却被第二道屏障阻住。

纪狂冰手中刀势不减,冷笑道:“老头不够给力啊,本来还以为你能打碎两道屏障……”他话说到这里,忽的面色一窒,抽身向后一飘,倒飞出去。

池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六盘水好的男科医院
渭南治疗盆腔炎医院
济南银屑病医院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钱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电话号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