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品相师 18 奇怪的符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8:57

极品相师 18 奇怪的符

唐振东进了房间,随手掩上门,并沒有把门关紧,他去卫生间洗了把脸。

倩倩在外面逗留了好一会,她举起手想要敲门,手还沒碰到门上,就听到里面説了声:“进來吧,门沒锁。”

倩倩一愣,还是推门进去了。

唐振东脸上还带着水珠,从卫生间出來,边擦脸边道:“随便坐。”

“你知道我要來。”

“呵呵,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那如何枉称风水相师呢?”

“那你一定知道我來的目的了。”

“哦,知道一diǎn,对了,你來的目的呢?”唐振东问道。

“恩,我想知道我的命就那么差吗?你对媛媛和美玲的批命都比我好的多,你都跟她们説过她们的命不错,但是却唯独沒跟我説,难道我真的比她们差很多吗?”

唐振东愕然,他沒想到这个倩倩听话听的这么仔细,完全注意到自己説话的细节了,媛媛和美玲,他不认识,想必就是跟她一起的那两个女人,不过那两个人的命的确比这个倩倩要好的多,因为倩倩一生就是个孤苦伶仃命,而那两个则却是大富大贵,儿孙满堂的命,不过自己最后看的那个叫美玲的有个小例外,她在这两三天之内有个人生最大的危机,渡过去了,自然一生无忧,自己也给了她指diǎn了,不过看样子她并沒有当回事。

“这话也不尽然,我最后看的那个姑娘叫什么來着,美玲是吧,她这几天之内有个一生中最大的危机,渡过去了,一生无忧,如果度不过去,那自然是一切休提。”

“啊!你説美玲啊!真的吗?”倩倩大惊失色。

“呵呵,手相是这么显示的,我也不确定真假,不过就算是上天注定的命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上天把命定好了,也许哪天老天心情好,又把命给改了也説不定。”

唐振东虽然沒肯定的説,但是话中的自信语气,却让倩倩打了个冷战,倩倩也听出來了,唐振东的言外之意就是美玲一生中这个最大的危机,很可能是致命的,而且生的几率极高。

“那唐大师,美玲有什么办法可以躲过这场灾难吗?”

“躲过的方法有很多,具体的方法我不都跟她説了吗?”

“哦,大师是让她安坐家中。”

见到唐振东diǎndiǎn头,倩倩急忙掏出來,给美玲拨了个,响了半天才接起:“谁啊!这么晚还打,有事明天説。”

“美玲,你后天沒事一定呆在家中啊!哪里也别去。”

倩倩一脸的焦急,不过那头传來“嗯嗯”的声音,不一会这“嗯嗯”的声音就变成了轻微的呼噜声。

倩倩茫然的放下,也不知道美玲她到底听到自己的话沒有。

又坐了好一会,倩倩才收起,问起唐振东自己的事:“大师,你説我的命运真的那么差吗?”

唐振东看了眼倩倩,她是属于对相法比较相信的那一种人,而且心很诚,唐振东组织下语言,才道:“説实话,也不算太差,除了有diǎn孤单外,恩寿命还是很长的,这diǎn你可以放心。”

倩倩让唐振东差diǎn给逗乐:“嗨,我説,我是问我的命运,并不是寿命,你还让我放心,再説你都説我孤苦伶仃了,我听你是这个意思呗。”

唐振东沒想到这个女人理解能力强,自己刻意从來沒提起过孤单终老,孤苦伶仃这类词,但是她竟然理解了自己的意思,自己説出來了。

“这个,这个,有人求寿,有人求财,还有人求运,各人所求不一样,很难説好还是不好,有人求长生,有人求死,这些东西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那唐大师的意思就是説我的命真的是孤苦伶仃了吗?”倩倩满脸希夷的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有可能是这样。”

“那就沒有办法化解了吗?”

唐振东摇摇头:“不好化解,上天注定的命是这样,与老天对抗是沒有意思的,化解起來要遭天谴的。”

“求大师帮我。”倩倩丝毫沒有犹豫,直接在唐振东面前跪了下來。

“你先起來吧,这事我帮不了你,其实就算帮了你,恐怕你也不会快乐的。”

倩倩沒起來,依旧跪在地上,低声道:“请大师指diǎn。”

“如果让你青灯古佛伴一生,化解你的孤苦伶仃,你愿意吗?”

“这。”倩倩的确是犹豫了,她年轻的时候懂事早,玩的也早,而且思想也开放,再加上家里有权有势,所以经历的也多,男朋友换的跟走马灯似的,后來踏入社会后,那基本上就是泡男人了,要让她孤苦伶仃,终老一生,对于她这样的人來説,恐怕会难过的要死,不过那青灯古佛伴一生,恐怕还不如孤苦伶仃呢?最起码孤苦伶仃不缺钱花。

这就是倩倩的想法,虽然唐振东説能化解,但是这个化解她还不如不要。

倩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的,反正有些失魂落魄,对于她來説,她信命是缘于她的父亲,倩倩的父亲姓李名强,原本只是一个基层小派出所民警,后來偶然给了一个算命碗饭吃,结果算命的给她父亲指diǎn了diǎn什么,后來李强就青云直上,二十年间从一个最基层的民警,到了现在直辖市的公安局局长,这几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成就。

倩倩的家中有一间屋子,是他父亲自己的专属空间,谁也不让进,从小倩倩就看到父亲进去前必然会洗手,脱鞋,进屋就叩头。

那时候倩倩还是天真无邪的少女,对新鲜事物有太多的好奇,有一次她指着这间屋子问父亲里面是什么,结果被刚出來的父亲打了一巴掌,让她以后绝对不许用手指这个房间。

小时候的倩倩就记住了父亲的这个忌讳,从那时起,倩倩心中就留下了对神明的敬畏。

唐振东在李倩倩走后,先盘腿打坐了一会,然后倒头就睡,他不是铁人,自然也需要休息。

唐振东一直睡到临近中午,才醒转,刚一起床,就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唐振东打开门一看,周海媚和郭子罡还有成龙,就站在门外。

“哈,你们太客气了,就不用给我送行了。”唐振东笑道。

“哈哈,送行是一定要的,不过唐师似乎忘了一件事,还沒帮我的忙呢?”成龙朝唐振东眨眨眼。

“哦”唐振东一拍额头,想起自己的确是答应过成龙要帮他破解他的桃花劫。

唐振东让开门:“请进。”

“唐师,你昨天也不留个,害我只能通过电影节组委会找到了周小姐,要不然还真找不到你。”成龙进來的时候,边走边説。

“哈哈,我沒带。”唐振东把给了徐本山,以方便他们跟老叶等人联系,自己最多一两天回去,所以也就沒带,反正有事酒店里都有公用。

“知道你沒带,我特意给你拿了一部。”成龙递给唐振东一台最新款的路虎,粗糙的模样,虽然丑,但是却很有阳刚美。

“呵呵,好东西,这是最新款的路虎吧,三防,好东西,两千多美元一部。”郭子罡赞道。

“那谢了。”唐振东随手把丢到床上,他也沒推辞,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万八块钱的东西根本用不着推辞,这就跟普通人之间递根烟一样平常。

“唐师,关于我昨晚拜托您的事,还请您指diǎn。”

“呵呵,龙哥,我就这么叫你吧,跟大家一样,其实你的事不难办,我给你画个符,保管你三个月之内安然无恙。”

“三个月,我的唐师啊!那三个月后怎么办。”由于有郭子罡和周海媚在场,所以成龙满腹的话,沒法直説,毕竟他是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牵扯众人神经,有些事能不公开最好控制在最少范围内。

“呵呵,我大概一个月到两个月会去香冈一趟,到时候,我会送你一件法宝,有趋吉避凶的法宝,这个法宝只要你心诚,可保你一生无虞。”

“哦,那太好了,唐师,谢谢你了,那就请你赶紧给我画符吧,这两天我一直在考虑这件事,都快神经衰弱了。”成龙一拍额头,示意自己精神不济。

“呵呵,好,我马上给你画。”

唐振东操起一只酒店圆珠笔,就在酒店的便签上,画了一幅连他自己都看不懂的符,画完直接把笔一扔:“好了。”

成龙捧着这用圆珠笔画的符,有些欲哭无泪,他走南闯北的时候也不短了,见过的人也不少了,见过朱砂画符的,见过鸡血狗血画符的,就是沒见过用蓝色圆珠笔画符的。

“唐师,这个真的管用。”成龙想问却也鼓不起勇气问,他内心中还是希望唐振东的符有用,毕竟唐振东随口説出了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知道的心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説的出來的。

“放心吧,当然管用,你尽管贴身戴着,趋吉避凶。”唐振东混不在意道:“不过有件事却需要谨记,跟她别火,因为你是龙,龙从水,一火,火克水

极品相师  18 奇怪的符

,再好的符咒也不能跟天道五行相抗衡。”

赣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广东好的性病医院
广东好的治性病医院
广东哪家性病医院好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