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一份人大代表建议背后的“再再审案”

发布时间:2019-07-20 20:25:12

一桩 简单的民事案件 ,历时4年半,两次审理,两次申诉,两次再审,至今该案的原告仍然在寻求司法途径申诉。复杂的诉讼程序背后,是对我国民事诉讼再审制度的重新审视。

在2011年的湖南省 两会 上,这起 再再审 案件引起了多名省人大代表的关注。他们联名提出建议案,强烈要求湖南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案件呢?

一份公证书引发财产权属纷争

案情原本并不复杂。吕安奎原为湖南省衡阳市天创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以下简称 天创公司 )法定代表人。1998年11月9日,经衡阳市国土资源局批准,该公司以出让方式取得衡阳市中山北路与人民路交界地段的土地使用权。后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该公司注销,注销后的债权债务由吕安奎承担。

2001年 月26日,吕安奎以土地使用权出资,作价968万元,和哥哥吕春奎共同成立了衡阳市天柱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天柱公司 ),吕安奎为法定代表人。工商登记材料记载:吕安奎登记出资为460万元,占公司股份57.5%;吕春奎登记出资为 40万元(均为实物出资),占公司股份42.5%。

2001年11月,吕安奎因病去世。天柱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吕春奎。吕安奎的儿子吕震、吕传真和女儿吕娜继承了吕安奎在天柱公司的股份。

2004年7月8日,吕春奎和衡阳人席江波、单培元签订协议,将其在天柱公司42.5%的股份转让给二人。在协议中,双方还约定,此协议 必须经股东会确认,并报经工商登记机关或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后生效 。协议签订后,吕春奎、席江波和单培元等人征求了吕震的意见,在得到其同意转让的答复后,席江波和单培元到衡阳市工商局办理了股东变更手续。然而,吕娜、吕传真的法定代理人尹文君得知此事后,认为吕春奎在没有取得其同意的情况下转让股份,侵犯了其优先购买权。

2004年11月19日,吕娜、吕传真的法定代理人尹文君联手向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提起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销对席江波和单培元的股东变更决定。2005年2月21日,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作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衡阳市工商管理局关于天柱公司的股东变更决定。这次股份转让因为转让协议没有生效而流产。

2005年 月16日,吕春奎与席江波、单培元再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在天柱公司42.5%的股份转让给二人。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如果席江波和单培元能够坐下来协商确定好各自的购买比例,然后通过股东会确认,再到工商部门进行变更登记。这场股权转让交易将毫无悬念地画上句号。但是,席江波没有选择这样做。

后来法院的审理查明,由于股份转让协议约定不明,席江波在2005年 月28日自行制作股份转让协议一份,转让人为吕春奎,受让人为席江波。在转让人一栏,席江波签上了 吕春奎 的名字。其后,席江波又制作了原股东会决议一份,签上 吕春奎 的名字,然后让吕震、吕娜二人签名。凭借虚假的股份转让协议和股东会决议,席江波到衡阳市工商局进行了变更登记。由于席江波在天柱公司中的股份占到了42.5%,成了名副其实的控股股东,自然而然也就成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席江波接管天柱公司后,因年事已高,身体虚弱,赋闲在家的吕春奎决定回老家养病。在老家,感觉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吕春奎向三个子女吕长华、吕兰、吕栋吐露了隐藏在他内心并煎熬了他多年的 秘密 。在说出这个 秘密 ,得到解脱的同时,吕春奎让这个原本并不复杂的案件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

在这个后来经过衡阳市珠晖区公证处进行公证 秘密 中,吕春奎说,在天柱公司成立之初,为登记注册需要,其胞弟吕安奎找到他,让他做挂名股东。他实际并未出资,当时公司的成立时以实物即衡阳市人民路的土地使用权评估价968万元做注册资金,实际资金所有人为吕安奎一个人。

在说出这个 秘密 一个月后,吕春奎悄然离开了人世,留给三个子女的是一连串的官司。

在得知伯父吕春奎成为天柱公司股东的经过的陈述后,吕震说: 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 随后,妹妹吕娜以及弟弟吕传真的法定代理人尹文君也相继得到消息,他们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冷静下来后,他们一致认为,伯父吕春奎的行为严重侵犯了他们的财产继承权,遂将吕春奎的三个子女吕长华、吕兰、吕栋以及席江波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吕春奎与席江波的股份转让侵权,并判令吕春奎的三个子女吕长华、吕兰、吕栋返还140万元或42.5%的股份。

两次再审上演乾坤大反转

衡阳市石鼓区法院受理了这起离奇的财产权属纠纷案。

在石鼓区法院看来,这是一个 简单的民事案件 。就案情本身而言, 事实清楚,争议不大 ,遂安排民一庭法官刘振生担任独任审判员,以简易程序开庭审理这个案件。

经过审理,石鼓区法院认为,天柱公司42.5%的股份,虽然登记注册在吕春奎名下,吕春奎实际并未出资,按照我国公司法的有关规定不应享有股东权利,该公司的全部注册资本实为吕安奎在衡阳市天创房地产综合开发公司注销后取得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该财产的取得未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应受法律保护。因此,吕春奎在天柱公司并不享有42.5%的股份,其转让42.5%股份的行为属于 无权处分 。

根据我国合同法第51条的规定,吕春奎与席江波之间的转让协议属于无效合同,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席江波通过 转让 取得天柱公司42.5%股份的行为同样无效。吕长华、吕兰、吕栋在父亲吕春奎去世后,并未占有天柱公司的股份,并无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石鼓区法院最终判决席江波以 转让 受让吕春奎名义下的天柱公司42.5%股份的行为无效,原吕春奎名下的42.5%的天柱公司股份归吕安奎遗产继承人吕震、吕传真、吕娜所有。

一审判决下发后,席江波不服,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上诉至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经过审委会讨论,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两审终审后,吕震以为这起 简单的民事案件 已经尘埃落定。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二审法院生效的判决在手中还没有捂热,他又意外地接到了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送来的席江波的申诉状和答辩通知书。

原来,席江波对二审法院的判决仍然不服,到湖南省高级法院提出申诉。在申诉的同时,席江波向湖南高院提交了一份其向天柱公司投资52.8万元的《收款凭证》。

2007年10月11日,湖南高院以席江波向法院提交的《收款凭证》系 新证据 为由作出民事裁定,指令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至此,这起 简单的民事案件 变得复杂起来。

2007年11月20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对这起财产权属纠纷进行再审。在这次申诉中,席江波声称,天柱公司的财产是天创公司的国有财产,吕震等人无权主张权利,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且超越原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作出判决。

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天柱公司的全部注册资金虽然来源于天创公司的国有资产,但已经通过有关部门同意和审批,转归民营企业天柱公司所有,成为其法定代表人吕安奎的合法财产,应受法律保护。原一审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是财产的给付问题,但是在审理给付之诉时必然要牵扯席江波民事行为效力问题,在解决财产的给付问题之前,必须先解决民事行为的法律效力问题。

因此,衡阳中级法院以 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 为由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按理说,经过衡阳市中院的再审后,这起财产权属纠纷已经水落石出,人们心中一直悬着的石头可以落地了。但是,这起案件的再审通道再一次打开了。

2008年6月17日,湖南省高级法院再次作出裁定,认为衡阳中院在再审时未对《收款凭证》进行质证,而这份证据涉及到席江波是否具有天柱公司股东身份或者是否对该公司享有财产收益的问题,属于新证据,决定对这起财产权属案件进行提审。

2009年1月,吕震接到了湖南省高级法院再审判决。 接到判决的一瞬间,我感到天崩地裂。 吕震说, 判决结果和前三次判决完全相反。

湖南省高级法院的再审判决认为,从天柱公司的工商登记来看,可以认定吕春奎在天柱公司的股东身份。席江波作为天柱公司以外的第三人,基于对衡阳市工商管理局公司登记的信任,以衡阳市工商局的登记为标准确认吕春奎在天柱公司的股权,进而与吕春奎签订天柱公司股份转让协议,应当认定席江波已经尽了充分的注意义务,其作为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权利应当得到保护。因此,席江波与天柱公司的股东吕春奎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合法有效。遂判决撤销原一审、二审和再审判决,驳回吕震、吕娜和吕传真的诉讼请求。

从三次胜诉到突然败诉,心理上的极大落差让吕震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他被迫走上了申诉之路。

人大代表联名要求第三次再审

发生在吕震等人身上的这起财产权属纠纷案两次被再审,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关注。

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审判监督程序是一柄双刃剑,它既可以对错误的判决进行审判监督,但也可能对正确的判决作出错误的结论。而这时被错判的当事人往往又很难再次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来纠正错误的再审判决。

吕震对这起案件能一再被提起再审感到十分蹊跷。吕震说,第一次湖南省高级法院以席江波向法院提交的《收款凭证》系 新证据 为由裁定衡阳中院再审。第二次以衡阳中院在再审中未对《收款凭证》这个 新证据 进行质证为由提审。然而,在湖南省高院的判决中,却没有出现《收款凭证》这个 新证据 ,也不能看出这个证据对案件的审判结果产生了什么影响。

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抛向湖南高院提审的法官刘前进时,刘前进表示,这个再审案件不是他立案的。但是,在湖南省高院提审的民事裁定书的最后, 代理审判员 刘前进 几个字赫然在目。

再审提起时的主观随意性是一个关键的问题。 这位法律界人士说, 现在各级法院所采用的再审听证程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制约再审立案的主观随意性。但是,由于立法上的缺失,实践中一些地方的再审听证也流于形式。建议在修改民事诉讼法时,将再审听证程序纳入新法中。审判监督程序既要体现生效判决的稳定性,又要体现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

法律界人士的建议无疑让吕震看到了希望。多年的申诉经历,在多次向有关法律界人士咨询后,吕震也俨然成了半个 法律专家 。

从法律界人士那里,吕震得知,我国法律对 善意第三人 有明确的规定。所谓 善意第三人 ,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第三人在取得无处分权财产时必须是善意的;第二,第三人必须以合理的价格取得财产;第三,取得的财产已经交付或者按照有关规定登记。

席江波伪造股份转让协议及股东会决议,并对股份转让合同内容进行篡改,很明显就不是善意。而且,从股份转让至今,席江波没有支付一分钱。

对于席江波在购买吕春奎股份后,是否支付对价的问题,刘前进法官这样解释,在法庭审理期间,合议庭曾就席江波购买股权是否付钱向席江波发问,席江波回答说,支付给了吕春奎现金60多万元,剩下的他替吕春奎还债了。因为案卷中没有可以证明席江波付款给吕春奎的证据,他提示席江波在庭审结束后将证据原件提交法庭。后来,因为吕震案再审被申请人没有提出这个问题,合议庭也就没有深究下去。

一个偶然的机会,吕震见到了湖南省人大代表、湖南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徐涤宇。当他把自己的遭遇向徐涤宇副院长倾诉后,徐涤宇仔细调研了吕震提供的相关法律文书和案卷材料,决定履行一个人大代表的监督职责。

在2011年的湖南省 两会 上,在徐涤宇的牵头下,多名省人大代表把一份名为《请省高院依法审理吕震与席江波股份转让纠纷案的建议》递交到了大会主席团。在这份建议中,徐涤宇等代表认为,湖南省高级法院的再审判决存在事实不清和适用法律不当的问题,建议湖南省高院启动再审程序,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和维护社会稳定。

有了人大代表的关注,吕震相信他一定会讨回公道。因为在他的身后,还有父亲未竟的事业 天创大厦的兴建。 我会把申诉一直进行下去,我对法律有信心。 吕震说。

宝宝上火吃什么
小孩上火
小孩上火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