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努里埃尔鲁比尼亚洲的全球原爆点

发布时间:2019-10-13 05:45:20

  努里埃尔·鲁比尼:亚洲的全球原爆点

  当今时代,最大的地缘政治风险不是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核扩散冲突,也不是如今从马格里布到兴都库什山一带的动荡引发的长期骚乱风险,甚至不是俄罗斯和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陷入第二次冷战的风险。

  当然,所有这些都是严重风险,但它们都无法与保证中国和平崛起的挑战相比。正因如此,听到中日两国官员和分析师将两国双边关系比作"一战"前夕的英德关系,尤其令人不安。

  中国及其数个邻国之间关于争议岛屿和领海的纠纷仅仅是冰山一角。随着中国日益成为经济强国,它越来越依赖航路进口能源、其他资源和商品。这意味着中国需要发展远洋海军,以保证其经济不会因为海路封锁而受到掣肘。

  但中国眼中的防御性需要,在其邻国和美国眼中可能是侵略和扩张之举。而美国及其亚洲盟国眼中的防御性需要,在中国眼中则可能是试图遏制中国的侵略性举动。

  历史上,每当有新的大国崛起,总会与已有大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20世纪,无法适应德国的崛起,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而日本与另一个太平洋大国--美国之间的冲突,将亚洲卷入了"二战"。

  当然,历史没有铁律:中国及其对话者并非只有重演历史这一条路。贸易、投资和外交可能缓和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但果真如此吗?

  欧洲列强最终厌倦了兵戎相见。面临苏联这一共同威胁,加上来自美国的援助,欧洲国家创造出一套促进和平与合作的制度,并催生了经济和货币联盟,现在正在向银行联盟靠拢,未来还有可能形成财政和政治联盟。但亚洲不存在这样的制度,在亚洲,中国、日本、朝鲜、印度和其他国家间长期以来的历史恩怨仍触目惊心。亚洲大国间的紧张局势为何会加剧?

  首先,亚洲强国刚刚或即将选出的领导人比他们的前任更具民族主义精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韩国总统朴槿惠,以及有望成为印度下任总理的纳兰德拉·莫迪都属于此类。

  其次,这些领导人都面临艰巨的挑战,需要采取结构性改革,从而在全球经济旧模式难以为继的情况下维持令人满意的增长率。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和印尼各自不同的结构性改革极为关键。如果这些国家中有一国或多国领导人在经济领域失败,就会有政治压力迫使他们将推到外国"敌人"身上。

  第三,美国在亚洲的许多盟友对美国最近重回亚洲的战略是否可信心存疑虑。鉴于美国对叙利亚、乌克兰和其他地缘政治热点地区危机的态度软弱,这让美国的亚洲安全系统看起来支离破碎。如今中国也在试探美国自身承诺的可信度,未来美国的许多友邦和盟国可能需要把自身的安全需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最后,在欧洲,德国承认了自己"二战"间的种种恶行,并数十年如一日带头建设今日的欧盟,而亚洲国家间则没有这样的历史谅解。因此,在战争恐怖过去了几代人后,沙文主义情绪仍被灌输,而能催生经济和政治合作的制度才刚刚萌芽。

  这就构成了一个致命组合,并可能最终导致亚洲这个全球经济的关键地区爆发军事冲突。美国应该如何重回亚洲,才不至于让中国感到美国意图遏制中国,同时不让美国的盟友感到美国在对中国采取绥靖态度?中国又该如何建设强国所需要的正当防卫军事实力,而不至于让邻国和美国担心中国志在抢占争议领土、谋求亚洲霸权?亚洲其他大国如何才会相信美国会支持它们的合理安全需求,而不会放任它们迫于中国的强大刻意与其交好,就像冷战时芬兰听命于苏联一样?

  亚洲地区及美国领导人需要大智慧来寻找外交解决方案,化解亚洲严重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紧张局势。没有配套的地区制度,很难确保人们对和平与繁荣的渴望会胜过引发冲突和战争的条件与诱因。

医疗纠纷
模具加工设备/配件
安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